多利股票配资网www.003057.cn

TOB配资www.0000039.cn 这位国家一级作家掌控的长城系覆灭 梦断"东方迪士尼"

我们期待你的参与,把你看到的最新、最有趣、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。

TOB配资www.0000039.cn 这位国家一级作家掌控的长城系覆灭 梦断"东方迪士尼"

作者: http://www.003057.cn | 时间:2020-04-23

(原标题:梦断“东方迪士尼”: 一个资本系的覆灭记)

这位国家一级作家掌控的长城系覆灭 梦断东方迪士尼

南财智库、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责任投资行动研究团队启动了上市公司ESG调查,基于环境、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三个维度分别制定了A股上市公司评价体系。

本期观察聚焦上市公司治理负面样本:国家一级作家、知名编剧赵锐勇掌控的“长城系”,旗下涵盖长城影视(002071.SZ)、长城动漫(000835.SZ)、天目药业(600671.SH)3家A股上市平台。

颇有文学才华的赵锐勇,操刀资本市场却有点水土不服。曾任诸暨电视台台长、浙江省作家协会理事、绍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东海》杂志社主编、《纪实》杂志总编辑等职务的赵锐勇,却在2019年底被法院千万悬赏,成了“老赖”。

在研究团队4月4日发布的A股上市公司治理指标负面观察清单中,长城影视在列。

短短一周之后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长城影视收到了证监会立案通知书。

长城动漫正陷入借款诉讼中,而天目药业最新公告显示,将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持有的2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。

失效的“提款机”

2013年至2015年,赵锐勇带领“长城系”,通过借壳、股权收购等方式拿下了3家A股上市公司平台。

不过记者梳理发现,三家公司上市以来,融资之路可谓坎坷。

长城影视,被市场誉为A股“影视借壳第一股”。

2013年8月,在A股历史上第八次IPO暂停期间,赵锐勇带着原在IPO现场排队的长城影视,绕道对接上江苏宏宝。借壳方案最终取消了5亿配套募资,于2014年4月23日获证监会通过。

2014年6月底,借壳上市仅隔两个月后,长城影视便迫不及待宣布3.24亿元自筹现金收购两家广告公司:上海胜盟100%股权(1.4亿元)和浙江光线80%股权(1.84亿元)。

巧合的是,一周后,长城影视随即抛出了一笔近8亿元的定增方案,投向主要为主业经营项目,与收购无关。但耗时15个月之后,恰逢2015年极端行情,股价迅速跌破增发价,定增方案最终告吹。

一边收购,一边定增融资,在长城动漫身上也故伎重演。

长城影视借壳上市两个月后,实控人赵锐勇就火速带着3亿元现金奔赴四川圣达。

2014年7月,赵锐勇掌控的长城集团以3亿元获得四川圣达原第一大股东圣达集团8.54%的股权,此项交易后,长城集团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,后更名长城动漫。

2014年11月,想要打造“东方迪士尼”的长城动漫大刀阔斧,拟以10.16亿元购买7家公司相应股权,包括杭州长城、滁州创意园、宣诚科技等。

几乎同时,长城动漫宣布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1.3亿元。10名非公开发行对象中,除了长城集团本身,不乏诸暨当地知名企业浙江富润(600070.SH)、祥生实业,此外还有新湖中宝(600208.SH)等。募投项目包括加大动漫产业各环节的投资力度、收购动漫游戏类优质资产等。

从2014年11月首次抛出定增到2015年12月8日,长城动漫三易其稿。第三次修改方案,募资由不超过21.34亿元,下调至不超过1.2亿元,仅为原方案的5%,10名非公开发行对象,仅剩长城集团自己。

“长城系”另一个A股平台天目药业,1993年上市27年来的唯一一次定增,止步于股东大会。

2015年1月,“中药第一股”天目药业宣布,拟募资不超过18.4亿元,投向亦围绕主业。

尽管该定增预案通过了董事会审议,但在2015年12月的股东大会上遭到否决。

就在定增失败的8个月后,2015年10月12日,天目药业股东深圳长汇投资企业等4家合伙企业将2042万股以5亿元转让给长城集团,至此,“长城系”才从原实控人杨宗昌手中拿下天目药业,持股比例16.77%。

4月17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长城影视、长城动漫两家公司证券事务部,电话均未接通。

止不住的并购冲动

“上述公司治理出现问题的一大表象,就是纠错能力的丧失。”国泰君安一位投行人士受访时坦言。

实控人想把体量做大。无法通过资本市场再融资“输血”,但“长城系”的收购计划却仍在继续。

2014年长城影视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9194万元,而到了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,长城影视的货币资金增至1.84亿元、2.23亿元、1.98亿元。

“自有资金及金融机构信贷支持”成了长城影视的选择。

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2015年2月,长城影视董事会同意上市公司向银行申请总计不超过12.3亿元(含)人民币的授信额度。

2017年6月,长城影视向华美银行申请不超过4000万元(含)授信额度,合计申请授信额度达到15.4亿元。到了2017年12月,光大银行苏州分行同意向长城影视提供最高1亿元的授信额度。

无独有偶,2017年7月28日,长城动漫向渤海银行申请2000万元的授信额度。

举债之外,赵锐勇还通过“长城系”旗下上市公司大规模股权质押融资。

以长城影视为例,在首发上市的2014年,长城集团共进行了4次合计9930万股的股权质押,按照当时的收盘价粗略计算,质押市值接近20亿元。

无独有偶,长城动漫上市后,长城集团也将所持2600万股质押,融资接近2亿元;入主天目药业后,长城集团也将2000万股进行质押。

在此过程中,赵锐勇甚至不惜利用旗下上市公司进行资金腾挪。

2019年1月,长城集团曾经的“战投”横琴三元勤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长城影视,要求其承担长城集团3.5亿元借款本金及利息、违约金的连带责任,源于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出具的一份《担保函》,长城影视对长城集团提供连带责任担保。

然而,这份担保函是长城影视实控人赵锐勇挪用公司公章,以长城影视的名义出具的。

类似的,今年1月,天目药业被曝出,长城集团违规占用天目药业2460万元资金尚未归还、天目药业对长城集团的关联方违规担保1430万元尚未解决。

事实上,自2018年下半年,长城集团就爆出了资金链危机,2019年10月,长城影视、长城动漫双双公告,长城集团质押的多笔股权存在违约风险。

到了2019年12月22日,长城集团的资金危局进一步公开化,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令,以1300多万元的巨额赏金征集“长城系”实控人赵锐勇、赵非凡父子的财产线索。

盘满钵满者众

长城影视、长城动漫的大手笔收购,不少标的公司业绩却先亮起了红灯。

2014年-2017年底,长城影视共斥资28.79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,其中包括6家广告公司、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。如2019年,南京四海一家旅行社有限公司、杭州春之声旅行社有限公司、南京凤凰假期旅游有限公司等7家旅行社未完成业绩承诺。

长城动漫也是类似,2016年,长城动漫旗下公司天芮经贸、东方国龙、宣诚科技、诸暨美人鱼因未能完成业绩承诺,“深感遗憾”并“诚恳致歉”。

4月17日,杭州一家动漫公司高层向记者分析指出,“长城动漫收购的几家公司,明显有资本运作的成分,看它的股价,该涨的都涨完了,现在没有必要支撑业绩了。”

而另一项数据,则展示了“长城系”一系列运作背后的受益者。

譬如,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之后,共迎来12个连涨,股价翻了3倍多。

借壳方案的61名交易对方中,龙马科技于2010年10月15日每1元出资额对应价格1元入股长城影视,投资19.75万元。此外,“盾安系”如山创投、“横店系”横店控股、士兰创投3家机构,于2010年10月21日以每1元出资额对应价格6.905元入股,分别投资1000万元、500万元、500万元。

无独有偶,赛伯乐晨星、惠风投资、蓝山投资、菲林投资(长城有限员工持股)4家机构,于2011年2月21日以每1元出资额对应价格15元入股,分别投资2991.42万元、997.14万元、997.14万元和715.15万元。

上述8家创投机构,共持有江苏宏宝4900.67万股,入股成本仅6616万元,浮盈可观。

北京一位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影视文化类资产在2015-2016年颇受欢迎,随着这两年监管趋严,资本对其追捧度也降低了。”

辉煌或成为往事。自2018年下半年至今,长城集团曾七度引入“外援”, 但均不了了之。

2018年9月,长城集团与天目药业第二大股东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——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,后者承诺13.5亿元资金支持以换取天目药业实控权,但因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,双方不欢而散。

自此开始,包括横琴三元勤德、之江新实业、新华控股等,均曾被公布成为“支援者”,但均因各种原因未有下文。

最新的进展是,1月20日,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、赵非凡与怀远集团、信隆租赁签署了《合作框架协议》。

  云南省福贡县境内生活着以傈僳族、怒族为主体的20多个少数民族,由于历史、自然条件等因素制约,发展建设较慢,是云南乃至全国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、难中之难、困中之困的典型代表之一。

      本报记者 李乔宇

  纵观古今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、书中自有颜如玉”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。4月20日,联通在线沃音乐携手樊登读书上线“中国联通(行情600050,诊股)樊登读书服务中心”,作为樊登读书官方合作机构,服务中心旨在用更专业的服务为联通樊登用户提升阅读价值,点亮更多读书人生活。

发表《TOB配资www.0000039.cn 这位国家一级作家掌控的长城系覆灭 梦断"东方迪士尼"》新评论

相关介绍

(原标题:梦断“东方迪士尼”: 一个资本系的覆灭记) 南财智库、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责任投资行动研究团队启动了上市公司ESG调查,基于环境、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三个维度分别制